您的位置: >>专家视野 >> 查看内容
专家视野

《走进课堂革命聚焦教学设计-十九大后深化教育改革的思考》 当代教育名家,中国教育学 ...

admin 2018-5-5 21:20 本站 385 0

各位师长,现在我们要进入实质性的探讨,我想把我这20年来,关注的重点意见之得,我的题目是《回到原点,问道方圆》。


一节课,到底应该怎么上?这个问题,大家会发现,搞了教育几十年,我们很难用简单的语言,回答这个最普通的问题。一节课,究竟怎么上?一个孩子,如果在小学里,一天六节课,他的六年小学生涯,是7200节课;一个孩子,初中高中,如一天上八节课,他的六年中学生涯,是9600节课,一个学生,跨进大学之前12年的生命,就是由16800节课构成的。而这16800节课,我们要给学生什么呢?我看了一下现在高中英语教材,如果你高中毕业,就业需要读3本英语书,英语词汇是2100个;如果你要考大学,你要读5本英语书,你的词汇总量是3200个;如果你要考985大学、研究型大学,你在高中三年英语读7本书,你的词汇总量是4600个,很明显,现在我们正在分久必合,走到统的方向上。我梳理了一下,一个学生从6岁到18岁,12年所有学科,全部知识点是6226个,我们用16800节课,这个数字在国际社会同龄人当中,已经冲高到天花板,无人能出其右了。但是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我们的孩子,从12年当中,课堂里不是16800节课,是大大的超越16800,我们用超越的时间,落实6226个知识点,即使不超越,一个知识点平均落实是2.6节课。我们那么多的课,我们有课堂文化?

一个地区,有课堂,没有文化;一个学校,有课堂,无文化,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文化现象。所以,我今天想跟老师们交流的,那就是要解决一节课,到底应该怎么上。我和大家一样,都是师范院校的毕业生,中国的师范院校是不是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不会上课的师范生?我们的师范教育,给老师职前准备不足,职后我们又进入误区,一句话,各地都是,那就是教无定法,应该肯定还是应该否定,我说那要看语言环境。教有常法,教无定法,贵在常法,放在这样的环境里,教无定法,但是掐头去尾,一个老师走上讲台,自然人变成职业人的过程,是进入常法的过程,常法是不能跨越的,把自己对职业的偏爱和自己的特长,和常法的融为一体,才能升华出常法,变成教无定法,跨越了常法的老师,一辈子在稀里糊涂中增长,解决了这个问题,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
学校文化,四大起伏:第一个是视觉文化系统,第二个是精神文化系统,第三个是制度文化系统,第四个是课堂文化系统。这四大文化系统,不是并列的,其中核心是课堂文化系统,看一节课,就知道这个学校的教育价值取向,不需要校长开口介绍。但是,要解决这个问题,很难很难,它没有涉及到理论,没有文化积淀,没有课堂文化的课堂,是没有理论的,他充其量是一个习惯,但是这个习惯,要想通大道理,才能上好一节课。我回到教育的初衷,我要问中国的课堂文化,这个缺失应该怎么弥补?为了把这个问题想的很透彻,所以我加了一个复本,《国际教育事业下的中国课堂革命》。

2017年9月8号,陈宝生部长在《人民日报》上撰写的长文里,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掀起课堂革命!请注意,他用的动词是革命,革谁的命,努力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,这句话,是有背景的。陈宝生同志就任教育部部长,中国教育发展研究院一位正处级的调研员,给陈宝生处长一封4千字的长信,历数历任部长,先从章程,历任部长在任期里都做了些什么,最后我们发现,当教育部部长真不容易,费尽了千方百计,一圈排下来,我们发现有一个空缺,60多年来,没有一任教育部部长,抓过课堂,抓过一节课应该怎么上。所以,这位正处级的调研员,建议新部长,上任之时,领导全国聚焦课堂、革命课堂。9月8号,陈宝生说出了这句话,它是一个标题,他告诉我们部长要接受国家教育发展研究员、调研员的建议。


所以,如果把这个目的,放在国际视野下,我们中国教育有成绩,英国教育大使访华,在北京就提出,我要在中英访问期间,听一节数学课。这节数学课,落实到上海,最后在上海建平中学西校开门迎课,英国教育大使听了这堂课之后,邀请上海数学老师到伦敦任教,到现在为止,我们已经派出7批,每一批120人,前往伦敦教数学。伦敦教育工会,组织伦敦教师上接游行,抗议上海老师抢了伦敦老师的饭碗,当然也有正效益,那就是伦敦开始启用上海版的初中数学教材,各位老师,这是建国以来,中国教材第一次出口。第二个决定,那就是伦敦启用上海版的一课一练教材,现在发展到整个英国,全部使用中国上海版的数学教材,在这一点上,这是我们教育界努力的结果。但是我应该说,我们也有问题摆在我们面前,把中国教育、中国同龄人,放在国际平台上,我们有喜,我们还有忧。


2017年11月,哈佛大学理学院,宣布停召中国研究生。三十年前的中国青年,顽强刻苦、拼搏,有口皆碑,让导师们赞不绝口,现在的中国同龄人,还是20多岁,跑到哈佛理学院,美国富二代身上的臭毛病,一样不少,甚至有过之无不及,这是哈佛理学院停召的原因。这是中国学生在国际视野上,我们暴露的缺陷,这些缺陷,能不能在课堂里,予以解决呢?我的回答是肯定的,课堂文化的缺陷,造成了学生素质的缺陷,有什么样的课堂价值取向,我们就有什么样的素质。


我们的四大问题,合作能力差、学习动力削弱,思维僵化,甚至偏执,人际交往能力不行。因此,这四大问题,根源在哪里呢?从今天来看,中国的教育有优点,也有问题。我们过分重视纪律和管制的作用,忽略了自由和权力的价值。我们的学生进入学校以后,有选择的权利?一个学生,在校园里,只能服从,不能选择,这种文化健康吗?


我们的教育过分重视了整齐划一的作用,忽略了个性张扬的价值。我们过分重视了知识积累的作用,忽略了创新能力的价值。21世纪,人类最好的教育,谁能领先一步,把东方最好的和西方最好的组合在一起,谁能拔得人类最好教育的头筹,我们能不能把我们不该忽略的拿起来?同时,把我们的优点继续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保持下去。


刚才世纪明德创始人,所讲的意味深长的话:中国教育,全局性深刻地陷入剧场效应。剧场效应,这个话出自卢梭之口,卢梭把整个巴黎比喻成一个剧场,每个巴黎人都是剧场里的观众,当看戏的时候,个别人出于个别的目的和动机,挑战规则,挑战标准,他站起来看,周边陆续有人站起来看,发展到全剧场都站起来看,后面的人站起来也看不清楚,干脆站到椅子上看,最后谁赢了呢?所以剧场效应指的为了个别的或者局部的利益,挑战标准、冲撞规则,最后没有赢家,这叫剧场效应。中国教育,全局性的深陷剧场效应,走出剧场效应,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我们的教育。


什么是教育,教育的眼前目的,是帮助学生升入高一级的优秀学校;教育的终极目的,是帮助学生获得社会职业,并且取得职业成就。我们到现在,习惯评价教育用总分评价,但是,社会评价一个人,是用总分吗?幸福人生,不惜缺少三种能力:第一别人发现不了的问题,我率先发现有价值的问题,这叫抢占先机;第二别人不能解决,我也不能解决,但是我能想到这个问题涉及到哪些知识,我请各门知识的领先者,协力公关,跨学科解决知识的能力。第三中国现在缺少的重要问题是责任在教育中的缺位。


一节课要注意三个要素,第一个要素:问题。第一阶段的学生围绕教学目的,提不出问题,老师您的责任是把问题导出来;第二阶段,那就是面对诸多问题,你要发现最有价值的问题,组织学生分享;第三面对最有价值的问题,根据问题反映学生在哪里,教学目的反映学生到哪里,你要组织这个过程,让学生合作探究,由合作的要求,变成合作的习惯,带来合作的享受,这是老师的责任。


第二,中国的讲授课堂。老师讲学生记,这叫被动学习,如果在获得知识的过程当中,发信学生的思考力,发展学生的记忆力,发展学生的表达力,这不叫被动学习,这叫能动学习,中国的学生,从6岁到22岁,是个体学习,如果抓住需要合作的问题,诱发合作的需要,应该培养学生协同学习的能力,当同一个问题,有两个以上不同答案的时候,就是这个时候,前层学习能导出深度学习,这就叫知识的生成。


第三个要合作,个人解决不了的,才有合作的需要,个人解决不了,合作能解决,产生积极的情感,合作的要求,合作的行为,加上合作的情感,等于合作的习惯。


 当然要控制合适,工夫在课外,他需要我们课前准备合适。第一,教师集体面对学生集体,用集体智慧保证合适;第二,建立二次备课制度,一次备课备教材,二次备课备教学方法;第三,用大数据平台,控制85%的有效教学率,叫做85%精准实现课时。谢谢各位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